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

中國科學報對我校經濟學院工作坊進行報道

[發表時間]:2019-08-01 [來源]:中國科學報  [瀏覽次數]:

  7月31日,中國科學報以《工作坊里“煉”批判性思維》為題,對我校經濟學院工作坊進行報道。報道全文如下:

工作坊里“煉”批判性思維

  “同學們,你們認為這個知識重要嗎?”講臺下,學生們異口同聲回答“重要”。

  “可是,為什么這個知識重要?”學生頓時沉默,一名學生小心翼翼地說:“因為之前教我的老師說‘重要’!

  這是中央財經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張川川第一次帶學生時的場景,類似的場景在中國大學課堂上也不少見,令他印象頗深。

  “判斷對錯只有兩個標準——邏輯和經驗!苯洕鷮W院的老師們總是不厭其煩地向學生強調要有批判性思維能力。

  然而,只是單單強調批判性思維的重要性,似乎欠缺操作性。于是,2014年中央財經大學經濟學院開啟了一場錘煉思維的新嘗試——成立工作坊,用學術研討的方式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能力和創新精神。

  為學生提供“自選的拔高動作”

  下午1點30分,工作坊“開張了”。學生們輪番上臺作展示,教師、學生們不斷給他“挑刺”。

  “制度好的國家,人均收入高。那么,為什么A國制度好,B國制度不好?”“為什么A國選了好制度,B國沒有選?……”

  第一次上臺作展示的學生也許會因“步步緊逼”的節奏,緊張到手心出汗。但是,展示者收集好師生建議,回去修改,及至第二次、第三次再次登臺,被師生“群起而攻之”的場面已“司空見慣”。

  這樣的工作坊在中央財經大學經濟學院已有8個,每周舉行一次,完全對外開放,全校的師生均可自由參加。

  高校怎樣培養學生的創新能力?在中央財經大學經濟學院院長陳斌開看來,大學教師最直接的詮釋方式是通過學術研究,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能力!耙驗閷W術研究永遠在追問一個問題——你做了哪些創新,與現有研究有何差別?”

  別看臺前展示的時間只有幾十分鐘,臺下,師生可沒少下功夫。

  在課堂上,教師給所有學生提供系統、前沿的知識,為學生們打開一扇了解前沿的窗口。而工作坊則為部分想要進一步提升的學生提供了“自選的拔高動作”。

  “‘拔高’主要體現為兩點:知識點更難、更前沿,要求學生學以致用!睆埓ùㄕf,學術研究是一個探索性的過程,任何現象背后都有很多解釋,學術研究就是要去偽存真,找出最可靠的解釋。

  過程很考驗人,一篇論文改二三十稿,一次次打回去返工,有些學生堅持不下來選擇退出。但對于堅持下來的學生而言,批判性思維、查閱資料能力、溝通表達能力、心理承受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改觀。

  一些高產出的工作坊中,學生已有七八篇論文發在了國內頂級經濟學刊物上。而看不見的是,工作坊內人均至少一篇論文處于未發表或投稿過程中。五屆下來,經濟學院工作坊培養的學生有200多人。

  鍛造思維,第一步是不迷信權威

  “只是抱著發表論文的念頭,就不要來我的工作坊。我想帶你認真做研究!辈灰е哪铑^參加工作坊,這是經濟學院教師對學生的要求,因為真正能夠堅持下來的學生都是對思維有所要求的。

  如何鍛造思維?在他們看來,第一步是不迷信權威。

  《道德經》云:“前識者,道之華而愚之始!

  從前學生講到諾貝爾獎獲得者總是“仰望神壇”,缺少質疑精神。在教師一次次的例證中,學生們逐漸明白,諾獎獲得者固然曾經作出極其重要的貢獻,但是現在站在學術舞臺中央的是年輕的科研人員。

  “在一個成熟的工作坊中,報告者開始演講后,在各個環節都要面臨尖銳的批評,我特別希望有朝一日,學生也能有理有據地對我們的研究提出尖銳批評!标惐箝_說,“必須讓學生明白,再優秀的人都有可能出錯。這時候,學生才敢去批評、討論。建立起足夠的自信,才不會在前人后頭亦步亦趨、人云亦云!

  雖然更多的時候,國民經濟學碩士生任陽擔心自己的觀點幼稚,不敢批評他人,但是“先批再立的思維已經潛移默化地影響了我們,認為就是應該這樣思考”。任陽說。

  “來這里就是發現自己的無知!睂Υ,工作坊的教師們總是這樣鼓勵學生。

  對于學生,尤其是本科生的表現,教師們也表示理解。相比于博士4年的訓練,本科生大二下學期加入工作坊大三結束離開,僅一年多時間,且知識厚度更有限。在某種程度上,他們僅完成了思維的初步鍛造,后續的深造還要留待研究生階段。

  事實上,舉辦工作坊的第一年,效果便立竿見影,參加工作坊的學生有3名保送北大。之后每年都有保研到北大、清華的學生。

  能夠影響一個人,就會獲得成就感

  令記者料想不到的是,工作坊并無任何的報酬,靠的是教師的情懷驅動。為此,記者不斷追問,怎樣才可以實現可持續發展?

  事實上,工作坊的誕生和發展,與計較報酬毫不相干。

  一些文獻學生能夠讀明白就已不錯,這就要求教師首先要了解最前沿的文獻,指點學生找到方向,否則學生可能摸索許久都毫無頭緒。

  為此,教師們一定要站在學術的前沿,實現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互補,教學相長。正因為追求高遠,往往教師們可以實現科研、教學雙豐收。

  讀博期間,張川川從他的導師、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趙耀輝那里深刻體會到,“每個人都有24個小時,不存在有沒有時間的問題,只存在把什么放在前面”。為了按時參加工作坊,導師可以推掉很多重要會議。這也給了曾經因為疲累想要放棄的張川川堅持下去的理由。他又以同樣的理由,鼓勵學生不放棄。

  如今,對于工作坊的堅持,他已經很篤定,并提出了改進建議!拔倚闹泄ぷ鞣坏睦硐霠顟B是保持三到五名教師參加。學術不能有權威,有權威就會阻礙進步!睆埓ù〒,自己會給出錯誤的評論,而學生不敢批評自己。

  對于教師而言,報酬為0,但對于學生而言,收獲卻是100。

  不久前,2015級經濟學本科生張杭拿到北大錄取通知書,高興地發來短信,“會一直做一個快樂、正直、努力、對社會有益的人”。這句話是張川川曾在課堂上講過的,學生一直非常認可。

  “能夠影響一個人,學生認同你的理想、追求,有共同的價值觀,你就會獲得成就感!睆埓ùǖ脑,代表了認同并參與工作坊的教師的共同心聲。

編輯: 張萌
分享到:
主辦單位:中央財經大學新聞中心
Copyright 2013 www.1ak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信箱:xwzx@cufe.edu.cn